第一个中国本土的诺奖获得者与这个女人有着如此渊源

Updated: May 30, 2019

她是鲍姑,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医者之一,灸法的创始人。她的丈夫是葛洪,晋代著名医药家、炼丹家、修道人,著有《肘后备急方》,《抱朴子》等巨著。《肘后备急方》成为晋代以后历代官方政府必备的医药书籍。二十世纪1970年代,在鲍姑行医时代一千六百多年后,一位叫屠呦呦的女士从《肘后备急方·治寒热诸疟方》获得启示,与团队共同努力提取出了青蒿素,被誉为"拯救2亿人口"的发现。治愈疟疾患者无数。2015年,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,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、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。 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,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。

鲍姑生于公元288年左右的西晋时期。

鲍姑似乎从投胎鲍家之日起,便注定今生的不凡,这一切首先得益于她的父亲鲍靓。鲍靓与仙道有缘,五岁时便知晓宿命因果,自言前世乃是曲阳李姓人家之子,九岁时坠井而死。他的父母寻来李氏推问,果然与幼子描述的情况相符。鲍靓天赋异禀,遍览群书,尤好道学,更有幸遇仙人传道,小小年纪已成修行中人,掌握炼丹、尸解等道术。

古时修道法门无数,若寻根探源,鲍靓大约应算作秦皇时河上丈人的徒孙。在东海卖药的安期生机缘巧合下,师从河上丈人习黄老之学,潜心修仙,成为彼时帝王与方士推崇的上仙。再经马鸣生、阴长生两位道人传承,最终传至鲍靓这一辈。从此可知,鲍靓所学之道法,与医道殊有渊源。

鲍靓儒道兼修,成家后也曾在朝中任职,乱世中也参与过大大小小的征战,做过黄门侍郎。然他志在道学,迁至丹阳后便开馆授徒,与葛洪结下师徒之缘。这位丹阳少年,像极了年轻时的鲍靓,亦具仙缘慧根。其伯祖父葛玄生于三国时期,在炼丹术士左慈处学道,将一身秘术传于弟子郑隐。郑隐在葛洪十六岁时,将平生所学回传于葛洪。

葛洪抱朴自安,闭门读书,虽出身江南士族,因家道中落,长期靠砍柴换来纸笔,才得以博览群书,精通儒道之坟典,在养生炼丹之术日臻进益。他淡漠荣利,立身世间自有仙风道骨之态,乡人敬之,赠以「抱朴子」之号。

西晋太安元年,郑隐预知乱世将临,携入室弟子翩然远遁。或许他算出爱徒葛洪别有一番因缘,独留他一人在丹阳修行。这样,葛洪转投鲍靓门下,其修为与品行皆受鲍靓器重,与正值妙年的鲍家小姐潜光缔结一世姻缘。

似乎直至此时,鲍姑这才影影绰绰,散见于历史的记忆。没有人知道她如何修行得道,亦无人考证她怎生研习医术。生为鲍靓之女,得道术之启蒙;为葛洪执帚,更是得遇一位志同道合的仙友。鲍姑既有精通经史、长于丹道的父亲和夫婿,所闻所见皆是修身养性之道、炼丹修仙之法。她深居简出,与他们平日里讨教、切磋,修成道中仙姑又怎是难事?

况且葛洪之于鲍姑,亦师亦友,二人结缡,自然有在道法上教学相长的助益。更多时候,鲍姑就是葛洪的得力助手,一同采药炼丹,双修道术教义,竟成凡尘的一对神仙眷侣。



鲍姑:



后来,鲍靓调任南海郡太守,举家迁徙,鲍姑和丈夫便选择在南迁途中的罗浮山隐居清修,过着不问世事、清静无为的逍遥日子。

2011年6月4日保利春拍一幅王蒙的《稚川移居图》,以4.025亿人民币成交,成为中国拍卖史上最昂贵的古代画作。画的就是葛洪携家带口移居罗浮山的史实。葛洪在牛背上专注地看着书卷,鲍姑带着三个孩子骑在另一头牛背上,几个家佣分别挑着行李、牵着狗、提着鸟笼。





手持画卷的葛洪与照料孩子的鲍姑

那位壮汉挑夫,前后竹筐边上挂着很多葫芦,那一定是各种丹药;还有器具,分格的托盘,大概是用来盛放各种不同的原药材的吧。